为keppra10000起点币

谢家祖孙几人热情得不得不了,一个拉着姜大夫人的手,一个拉着陆漫的手,一个拉着姜玖的手,还有一个把豌豆黄抱过去。

谢大奶奶化着精致的妆容,身材玲珑有致,个子不算高,比陆漫还要矮一点。她拉着陆漫的手笑道,“陆妹妹,姐姐想了你好久呢。想着你要孝敬驸马爷,忙,就没好意思派人去接你。”

笑声爽朗,清脆,如相交多年的好朋友。这个笑声让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陆漫笑道,“这段时间我祖父正是紧要关头,几次想来看看姐姐都没成行。现在杨姐姐满了月子能出门了,以后无事带着哥儿姐儿去我们府里玩。我家小姑可喜欢萍姐儿、妍姐了。”

姜玖接口道,“豌豆黄也喜欢她们。”

她的话音一落,豌豆黄又刷起了存在感,娇滴滴的的尖叫声响起来,声音大得让院子里的人都望过来。

谢大夫人大笑道,“这猫儿,这么小一点,声音可大得出奇。”

几人进了屋。

看到乳娘手里的沛哥儿,陆漫伸手接了过来。

小家伙已经长开了,皮肤像谢大奶奶,白净如玉,五官像谢煜,立体英武,极是惹人喜爱。他被陆漫抱进怀,居然咧开无牙的小嘴笑起来,笑得特别灿烂。

陆漫的心都软化了,低头亲了亲他的小脸,香香的,嫩嫩的。

氧气白嫩清纯美女私房照

沛哥儿笑得更欢了,还发出“哇啦哇啦”的声音。

谢大奶奶的娘杨大夫人笑道,“哎哟,姜三奶奶和沛哥儿一看就有缘,我这个外祖母抱着他,他都没有这么笑过。”

众人都捧场地笑起来。

两位夫人坐下,姜玖被两个小姑娘拉去了侧屋,陆漫被谢大奶奶拉着介绍着屋里的几位夫人。有几位夫人奶奶陆漫在洗三宴的时候就见过,另外还有没见过的孙夫人和孙大奶奶,以及一个沉脸不搭理她的贺大夫人。

陆漫有些纳闷,自己连见都没见过她,更不可能得罪过,怎么这位夫人对她的敌意这么深呢。

谢大奶奶捏了捏她的手,小声道,“过会子告诉你。”

闵四奶奶从侧屋走了过来,她热情地把陆漫拉去了一边。对着她的耳边小声说道,“姜三奶奶,本来今天我就要去找你的,正好你来了。”

陆漫猜测她或许今天来了月信,所以想找她看病。她点头笑道,“好,到时咱们去杨姐姐的院子里说。”

晌午,众人去了花厅,谢老侯爷和谢二老爷、谢三爷,以及姜展唯也来了这里。

谢老侯爷一看到陆漫,就大着嗓门笑道,“三郎媳妇,你能把姜老匹夫冲醒过来,就是有福气的。当了我重孙子的干娘,也把福气带给那小子了。”

谢老爷子如此说让陆漫红了脸,余光看到姜大夫人的脸有一刹那的玩味,赶紧笑道,“老侯爷过奖了,我可不敢居功。我家祖父能醒过来,还是他老人家有福泽。”

老爷子又待说,被谢二老爷劝住了。

姜展唯和陆漫被请去上座坐下,谢开沛小盆友的乳娘抱着他给姜展唯和陆漫磕了头,喊道,“沛哥儿见过干爹,干娘。”

姜展唯和陆漫各说了几句祝福的话,姜展唯给了小家伙一尊白玉飞马摆件,陆漫给了一个琥珀佛手,及一套淡蓝色绣着小老虎的衣裤帽子袜子连在一起的小婴儿服。

谢大夫人又笑道,“沛哥儿以后要好好孝顺你两位娘,你亲娘给了你第一次命,你干娘给了你第二次命。”

礼成后,众人准备入席吃饭,几个男人又去了外院。

饭后,又是看戏的时间,谢大奶奶则领着陆漫和闵四奶奶、几位姐儿和豌豆黄去了她的院子。

路上,谢大奶奶跟陆漫说道,“这个月月初,那位贺大夫人的儿媳妇难产,她曾经去长公主府请你接生,被长公主……呵呵……”

陆漫想起来了,原来是被长公主赶出去的那位夫人。

谢大奶奶又说道,“那贺大夫人也忒地拿大了,你是长亭长公主的孙媳妇,她居然敢让你去给她儿媳妇接生。”

陆漫笑道,“我哪里会接生,只是跟着外祖留下的书里学了一手,会顺胎位。有些人就以讹传讹,把我传成了接生婆。”在古代接生婆的地位很低下,她可不敢承认自己会接生,那样会丢长亭长公主的脸面,让她不高兴。

又问道,“贺大夫人的儿媳妇怎么样了,顺利生下孩子了吗?”这是陆漫比较关心的问题,古代女人生孩子真的挺可怕,她也希望他们能大小平安。

谢大奶奶说道,“孩子是生下来了,可大人血崩,听说以后都怀不了孩子了。”

听说大人孩子都活了下来,陆漫也就放心了。

谢大奶奶又拉着陆漫的手笑道,“我还要谢谢你,你不怕坏了名声来救了我们母子俩。”

陆漫笑道,“我家三爷多得你家大爷关照,帮忙是该当的。我若不去帮忙,哪里能得个便宜儿子呢。”

谢大奶奶又是一阵爽朗的笑。

来到谢大奶奶的院子,直接去了上房的厅屋。丫头上了茶,便被打发下去了。

陆漫给闵四奶奶把了脉,依然没有什么毛病。问道,“我上次嘱咐你的话,闵四爷认真做了吗?”

闵四奶奶点点头,笑道,“我回去就跟婆婆和四爷讲了,四爷很配合……”

陆漫开了药。早被打发回长公主府取银针的杏儿回来后,又给她施了针,还让她明天辰时末之前去兰汀洲,自己明天有事要出门。

闵大奶奶答应了,又抿嘴笑道,“那天我回娘家,碰到了你大伯娘和陆大姑娘正好在我娘家玩。陆大姑娘温婉贤淑,很是不错呢。陆大夫人说你从小乖巧懂事,又招人疼,她和陆大人、陆老太太就特别喜欢你。”声音又放低了些,“听我爹说,你大伯进士出身,在从七品的位置上做了那么多年,也算屈才了。”

陆漫有些汗颜。她不知道闵大奶奶的娘家是干什么的,那陆大太太为什么要去闵大奶奶的娘家说那些假话。还有,陆大老爷怎么就屈才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