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起。

天微暗。

往常这时间,天色应已是微亮了。

凌恒抬头看了看启明星的方向,知道这夏天就快要过去了。

看看手肘内侧,此时上面的一条血管已经开始转成了黑色。

时间不多了,可他要做的还很多。

一道身影从方家门口走了进来,见保安没有阻拦,凌恒看过去,这才发现是南宫九祥。

对方似乎也是发现了他,面色微微一变。

原本是想要离开的,却在经过凌恒不远处的时候,又走了过去。

“凌先生,晨练呢?”他很是礼貌,但是眼睛却忍不住上下打量,想要努力判断,面前这个男人,究竟是不是曾经一人震住整个北辰的存在。

“南宫家主,昨晚没回来?”凌恒点点头,直接反问了一句。

“没什么,好久没有来天都了,就出去走了走,谁知道这一走就天亮了。”

姐妹花 波霸无敌

南宫九祥自然不可能会把自己去了陈家的事情告诉对方。

凌恒笑笑:“天都虽然是大华政治中心,不过晚上的时候,还是少出去为妙,这万一要是出了点事情,遇到了什么不该碰到的人,那就可惜了。”

听到这话,南宫九祥面色猛一变。

他自然是能听出凌恒这话中有话,不过他也不是吃素的。

毕竟是一个超级家族的家主,又怎么可能会这样轻易被吓到。

“受教了,那我就不耽误凌先生锻炼了,”南宫九祥说着就要走,可才没走出几步,便又停了下来,“对了,不知凌先生有没有去过北辰?”

突如其来的话,让凌恒盯住了这家伙。

“几年前去过一次。”

“旅行么?”对方继续试探。

凌恒摇摇头:“不,是找人。”

此话一出,南宫九祥顿时心脏猛的一跳。

原本只是想要试探一下,谁知道这小子竟然真就这样说了,现在反倒是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怎么,南宫家主还有话要说?”凌恒慢慢靠近对方,说话的时候声音也是深沉了一些。

伴随天边一片火烧云起。

这天色,似乎更亮了。

“南宫家主,那么早呢?”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边上传了过来,入了两人耳朵,可是让南宫九祥松了一口气,赶忙转身看向了声音的主人:“方家主说笑了,我才刚回来,倒是凌先生,那么早就在训练了,可比我那俩不孝子强多了。”

见他那么说,方冉看向了凌恒。

似乎是感觉到了这气氛有些诡异,自然是想到了两人刚才肯定说了些什么。

“对了,一会就吃早餐了,也不知道南宫家主喜欢什么,我就让下人都准备了。”

“倒是劳烦方家主了,那我就不多留了,才刚回来,我先去洗个澡。”

南宫九祥说着便直接进了屋,算是摆脱了凌恒。

才刚进去,他就看到两个儿子站在二楼盯着自己看,眼中满是担心。

伸手对着两人摆了摆,示意不用担心。

回头朝着院子看了一眼,见凌恒跟方冉有说有笑的样子,他的双眸也是跟着沉了下来。

从刚才两人试探性的话语之中,让他越发怀疑凌恒就是当初那个去北辰,光靠肉身就破开北辰军事基地的存在。

可……这小子的年龄似乎也太小了吧,看上去撑死不过二十五六而已。

一个那么年轻的小伙子,一拳下去,破开几十米的钢板,再加上厚厚的一层振金,这似乎有些让人难以想象。

要知道,这种级别的防御,就算是***怕是都不能企及。

“爸,你昨天去干嘛了?”南宫宁走到父亲面前,打断了他的思绪。

“没什么,一会吃早饭了,你们赶紧去吧,”南宫九祥并不愿意跟自己儿子多说什么,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赶紧回头,“对了,你千万不要对凌恒出手!”

他知道儿子因为方冉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

也明白儿子的性格,若是真要为了一个女人,得罪一个现在还不知道是不是战帅的存在,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毕竟现在是在家人的地头上,该老实还是老实一些。

听着父亲的话,南宫宁的脸色却是越发难看了起来。

正好看着凌恒跟方冉两人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他的眼神也是陈如死水。

可碍于父亲还在,他并没有上去说什么,只是瞥了一眼凌恒,便自顾自的走到餐桌坐了下来。

“南宫先生,那么早就开始训练了,真是努力呢。”南宫俊见气氛似乎不太和谐,赶紧是上前夸赞起了凌恒。

被一个娘娘腔那么夸赞,凌恒也只是感觉背后发凉:“南宫少爷,赶紧吃早饭去吧,一会元首可能就过来了。”

好不容易甩开了对方,凌恒可不愿意跟他多做交流。

眼看他上了楼,坐在位置上的南宫宁看向了缓缓走来的方冉。

南宫俊似乎也是发现了弟弟的脸色不太好看,突然说道:“该死的,怎么忘了擦水了,我先上去做个保湿!”

瞧着他也离开,餐桌上就只剩下了方冉和南宫宁两人。

此时的气氛也是显得有些沉了下来。

“吃吧,这是你爱吃的葱油花卷。”方冉见对方不说话,伸手拿起一个花卷递了过去。

面对突如其来的东西,南宫宁盯着面前这白皙的手,心中的冲动终于抑制不住,伸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你干嘛?!”方冉顿时被吓了一跳。

“冉冉,我……”

可这话还没说完,一道身影便是从二楼跳了下来。

寒光一闪,竟是直接对着南宫宁的手劈了下来。

“左丘,不要!!!”方冉见状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此时的左丘因为之前受伤,实力提升了不少。

加上这一刀有劲气加持,速度几乎已经到了极致。

一声强烈的音爆过后,整个餐厅竟是被他劈成了两半。

而这时,他的眼睛死死盯住了自己手上的这把刀。

南宫宁面色铁沉,竟是用单手就接住了他的刀。

“哼,不过准SSSS级,就敢在我面前放肆!!!”

他正要出手,方冉却赶紧拦在了面前。

她跟清楚左丘跟凌恒的关系,虽然两人只是主仆,但凌恒对他却如兄弟一般。

若是南宫宁真下手了,怕是一会不好处理。

“哼,现在方小姐是凌先生的夫人,你敢对她动手,已是犯下死罪!”

左丘丝毫不惧对方实力比自己强,在他看来,只要能为战帅做事,死又何惧!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你!!!”南宫宁从昨天开始都是压着一股火,现在见有人挑衅,自然是将这火气都撒到了左丘身上。

正要动手,他却突然感觉右手不听使唤了。

猛的回头看去,这才发现手是被人抓住了。

凌……凌恒?

他什么时候下来的?!

完感觉不到这小子的气息和痕迹,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凌恒的实力比他更强!

“你要对我手下动手?”凌恒朝着左丘看了一眼,手上的力道再次加重。

咔。

伴随着轻微的脆响,南宫宁只感觉到剧烈疼痛袭来。

“住手!”

南宫九祥刚才也是听到了楼下传来的巨响,知道可能是儿子出事了,便赶紧跑了出来。

没想到,就看到了现在这一幕。

一想到凌恒可能就是战帅,他也是一个闪身出现在了儿子身边。

“逆子,你想干嘛?!”

南宫宁本以为父亲出现会帮自己,谁曾想到,等来的却是父亲的愤怒。

他不知道的是,南宫九祥这是在救他。

“爸,是他要拿刀砍我!”

“跪下!!!”

一声厉喝从南宫九祥口中脱出,南宫宁怎么都不敢相信,一向在北辰说一不二的父亲,竟然会在这种地方做出这种低三下四的选择。

父子二人就那么相互凝视。

此时的南宫九祥额头已是满布汗珠。

余光偷偷瞄着凌恒,他……是真的怕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