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对面的射手和辅助都是职业选手,惊蛰瞬间就变得不淡定了。

两名职业选手双排,这简直不给人活路呀!

再加上这一局是她第一次在排位赛用镜这个英雄,她顿时觉得压力山大。

林言却很淡定的笑了笑,说道:“没关系,惊蛰,放平心态,正好磨炼一下心理素质。对于一名优秀的选手来说,英雄的操作水平是一种能力,心理素质也是一种能力。”

“好吧……”惊蛰深吸一口气,尽量保持冷静。

这时她目光锁定在对面的阵容上。

只见Eeror.浮游用的是强势射手伽罗,而Eeror.离殇用的是辅助明世隐。

伽罗加明世隐的组合,这个搭配相当令人头疼。

虽然随着版本的更迭,S19的射手已经不再强势,不像S18赛季一样,是“射手荣耀”,但伽罗这个英雄依然凭借着出色的后期能力在王者峡谷中占据着足够高的出场率和胜率。

尤其是伽罗和明世隐组合,这个阵容搭配在中低端局有着相当恐怖的效果。

中低端局的节奏较为松散,一场对局往往都要拖到二十分钟以上,而一旦进入后期,那么伽罗的输出就是毁天灭地的。

再挂上一个小明,即便是最坚硬的坦克,也扛不住她的几箭。

清纯自拍小mm

“师父,对面是伽罗和明世隐,怎么打?”惊蛰有些绝望的问道。

“别慌,伽罗和明世隐后期输出能力足够恐怖,但也不是不可战胜的,我们尽量在前期打出节奏,压缩伽罗的发育空间,尽早破塔拿掉水晶就好了。”林言道。

“那……那好吧。”惊蛰点头道。

很快对局开始,双方进入王者峡谷。

一开始林言并没有打得太激进,而是带着惊蛰去猩红石像处拿红Buff。

因为这是惊蛰第一次在排位赛中使用镜,对这个英雄还不算熟悉,所以一开始反野的话她恐怕会手忙脚乱,反倒不如选择稳健开局。

“你的镜熟练度是绿色的,之前在匹配的时候也用过吧?”林言问道。

“嗯,之前打过几局,但效果都不是很好,平均每局的伤害都不超过15%……”惊蛰心虚的说。

林言点点头,说道:“那应该是因为你没利用好镜的被动。镜的被动是斩杀效果,敌人的血量越低伤害就越高。另外镜的生存能力较差,一旦进场很快就会残血。这就意味着镜的进场时机很重要,尽量不要在团战初期就进场,而要选择后手进场收割。”

“原来是这样啊,明白了……”惊蛰点头道。

正说着中路突然发生了一级团,对面两名职业战队的选手选择直接来到中路强势开团,伽罗的二技能“静默之箭”是一招超远距离的控制技能,一旦命中将会打出沉默的效果和高达50%的减速,配合对方中路法师姜子牙,一级团有着相当高的击杀率。

一道璀璨的光芒从草丛中激射而出,精准的刮到了中路走位靠前的嬴政,同时对方的姜子牙衔接给出控制技能,嬴政马上开始持续掉血。

考虑到两项技能部命中在自己的身上,嬴政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此时兵线刚好被清掉,他升到了二级,便干脆反手一个一技能扣在姜子牙的头上减速,在临死之前平A输出消耗他的血量。

可惜潜伏在草丛中的伽罗走出来补足伤害,直接拿下了嬴政的一血。

FirstBlood!

开局就斩获一血,伽罗的局势相当舒服。

这时惊蛰的镜也拿下了猩红石像,获得了红Buff,而林言看到对面姜子牙血线已残,连忙说道:“走,惊蛰,收割姜子牙。”

“怎么收割?”

惊蛰的镜刚刚走出猩红石像的坑位,距离中路的姜子牙还有一段距离,此时姜子牙察觉到自己血量不足,已经开始转身后撤。

估算了一下这个距离,镜恐怕很难追上。

林言连忙说道:“一技能位移打在三猪身上,触发被动刷新冷却时间,再二段位移穿墙过来中路,我的刘禅先手控制,你补足伤害就能拿下人头了。”

说时迟那时快,林言在指挥的同时使用一技能加速,绕过草丛直接追上了中路的姜子牙。

“蓉城小霸王,威力无穷!”

一技能后的强化普攻能够将敌方单位短暂的击飞,但这个控制的时间并不长。

考虑到姜子牙手上还有一招闪现,惊蛰的镜能不能及时追上来决定了这颗人头是否能拿到。

好在惊蛰经过之前的训练手速已经很快了,一个漂亮的一技能划过三猪,触发被动效果刷新冷却时间,紧接着又是一招一技能穿墙贴近了姜子牙。

“给二技能!”林言马上说道。

镜的二技能是个范围横扫的技能,比普攻的范围要更大一些,为了防止姜子牙闪现逃走,此时的镜必须及时输出。

“好的!”

惊蛰乖乖照办,二技能“裂空”潇洒甩出,被动效果“铸镜”在残血的姜子牙身上得到触发,直接将敌人送走。

击杀!

镜击败了姜子牙!

虽然中路丢了一血,但林言和惊蛰马上抢回一个人头扳平了比分。

Eeror战队的伽罗看到刘禅和镜都已经赶到,也就不敢再恋战,另外林言这边发育路的射手也已经把兵线推到了塔下,伽罗必须得回线了。

短暂的交手由此结束,Eeror战队方面因为一血的附加奖励占据了一些微弱的优势。

很快双方的第二次交锋到来,这一战发生在中路的河蟹争夺。

现版本的打野之所以弱势,是因为官方削减了野区的经济,增加了一个中路河道的河蟹,将野区削减的经济给转移到了这里。

所以中路河蟹的争夺对打野位的发育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抢下这一河蟹的一方会在经济上更有优势。

林言看准对面的辅助明世隐选择线上跟伽罗,便带着惊蛰来到中路河道埋伏。

此时对面的打野是孤身一人,一旦靠近中路河道,那么就会面对两个人的围殴。

果不其然。

几秒钟之后,对面的打野位娜可露露开开心心的来河道偷河蟹,浑然不知草丛中已经潜伏了两个心狠手辣的敌人。

林言的小霸王刘禅提前点好了一技能,在娜可露露贴近草丛的时候加速冲出去直接一个击飞。

“路边草丛开,不采白不采!”

娜可露露措手不及,直接被刘禅送上了天,惊蛰的镜则使用一技能“开锋”进场,跟随刘禅打出伤害。

紧接着刘禅交出二技能“机关魔爪”持续控制,配合一技能打出了一个相当稳定的控制链,此时中路的嬴政也赶来支援,技能衔接平A补足伤害。

娜可露露的血量瞬间降低,惊蛰的镜则给出二技能“裂空”触发斩杀被动精准收割。

又是一个人头到手,镜已经斩获了两个人头。

不过就在中路这边传来捷报的同时,发育路上却传来噩耗。

伽罗挂着一个明世隐,又拿下了一血,经济和属性都完胜对线的黄忠,一个二技能沉默衔接减速,再开启一技能增加射程平A,发育路上的黄忠血量骤降,终于惨叫着倒在了线上。

“啧……对面辅助跟射手,发育路上打得太凶,惊蛰,你先自己发育一下,我去线上帮黄忠。”林言说道。

“好的。”惊蛰连忙点头,随后去野区拿蓝Buff,而林言的刘禅则调转方向,往发育路上走去。

而就在此时,发育路上的黄忠突然说话了。

“辅助怎么回事?就知道跟打野,不知道来帮帮我?”

“这辅助太菜了吧?局势都不会看?”

因为发育路上丢了一次人头,黄忠的心态就崩盘了,复活后他也不离开泉水,就站在家里打字发牢骚。

标签: